贾凯《中国社会科学报》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问题
发布时间: 2018-11-30   浏览次数: 95

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问题
2018年11月29日 07:46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贾凯

  肇始于1919年3月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孕育了一批留法马克思主义者,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产生了重要影响。蔡和森、周恩来、赵世炎、李富春等人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对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作出了杰出贡献。他们通过创办机关报、编辑内部文献以及组织编译一批马克思主义作家和共产国际的相关文献,着力探索能够指导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

  组织编译马克思主义

  作家和共产国际的文献

  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于1919—1921年成为全国性热潮,秉持“勤于作工,俭以求学”的宗旨,蔡和森是重要的组织者之一。在蔡和森的影响下,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中相继产生了一批马克思主义者。1922年6月,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的正式形成。

  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将内部训练——列宁所说“学共产主义”——作为首要任务。由于大部分内部成员法文水平不高,因而组织翻译了一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和共产国际的文献,并刊登于机关报《少年》《赤光》上。这些文献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马克思主义作家的文献,包括马克思的《历史要走到无产阶级专政》(《法兰西内战》的一部分)、《离开政治的性质》(现名《政治冷淡主义》),托洛斯基的《革命的战略》等,这些译文以节译、摘译为主。第二类是对于共产国际、青年共产国际文件的翻译,诸如《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驱逐法伯宣言》《苏维埃联邦底新宪法》等,译文篇幅不一,很多未注明文献出处或版本。第三类是反映苏联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和实践的文献,譬如《五年的奋斗》《俄罗斯革命中的不朽》。他们的编译具有普及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如《少年》所载《马克思——共产主义创造者》一文,既包括对马克思生平的简述,又介绍了马克思的基本理论。

  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编译马克思主义作家、共产国际的相关文献,还体现出“选择性”“非经典性”等特点。由于部分成员法文、英文水平不高,因而无法展开系统、深入的翻译。同时,他们虽然学习、研读了不少马列主义小册子,但是所编译文献很少是我们今天意义上的“经典著作”。根据相关资料来看,他们参考、翻译的主要是《人道报》《共产国际》所载文献。他们所编译的文献较为侧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最新进展的介绍和宣传,即倾向于“革命实践”的宣传。

  厘清和阐释

  “共产主义与中国”问题

  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接受马克思主义,一方面在于马克思主义本身的科学性、真理性,另一方面是由于马克思主义能够解决中国现实问题。这两方面因素决定了仅仅编译马克思主义作家和共产国际的文献是不够的,还要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并根据中国革命的特殊性建构中国革命话语,其核心是厘清和阐释“共产主义与中国”问题。

  回应“共产主义与中国无缘么”疑问。首先,指出中国无法通过资本主义增加“富力”。周恩来强调,运用资本主义方法来发展实业,其结果不过是使中国成为外国商品的售卖场所,中国各地会布满各国资本家,他们会进一步剥削、压迫中国的劳动阶级,致使铁路、航运、银行、工厂、矿山、邮电等都被外国垄断。其次,指出中国不能实行资本主义,是因为用资本主义来开发中国实业,会使贫民阶级进一步沦为纯粹的无产阶级,陷入困苦境地。最后,马克思主义揭示了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必然性。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让资本主义“苟延残喘”了,况且中国贫民阶级遭受本国军阀和中产阶级的双重压迫,迫切需要共产主义革命。

  论证反帝国主义国际联合的必要性。军阀是帝国主义的附属物,反军阀政府必须先推翻国际帝国主义;帝国主义国家剥削全世界工人阶级、压迫落后国家方面的一致性,决定了反对帝国主义必须实行国际联合。中国共产党应该组织各阶级革命分子组成反帝国主义联合战线。同时,还要与全世界工人阶级、被压迫民族进行合作,联络东方各国、各被压迫民族和日本的无产阶级,与世界革命大本营的苏俄、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德国组成中、俄、德联盟,向国际资本帝国主义宣战。

  回答“我们的职务是什么”。“学共产主义”不是最终目的,重点在于运用共产主义原理。《少年》政论强调,共产主义革命不可能一蹴而就,革命前的预备工作、革命时的奔走动员工作、革命后的建设工作,全都需要源源不断的人才和生力军;团体的训练是团体的工作,也接受共产党的指挥。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还根据青年共产国际二大的精神作具体布置:学习共产主义理论,注意共产主义道德的养成;积极从事团体工作、群众工作,吸收新成员并对其进行无产阶级教育;观察和接触共产主义运动,学习各国共产党、工人组织的活动方法。

 争夺中国革命话语诠释权

  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传播马克思主义,不仅是为了建构反军阀、反帝国主义的国民革命话语,还着重揭露军阀、国际帝国主义、中国青年党的反动宣传,争夺革命与反革命、进步与反动等话语的诠释权。

  其一,报道分析了国际帝国主义的“反动风”。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报道意大利法西斯在南欧横行等事件,并预言法国可能步墨索里尼后尘。而且,还揭示出改良主义没有前途,英国工党和法国社会党的议会实践表明他们不可能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因为改良主义本身代表资产阶级,不可能为工人阶级着想。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通过揭露国际帝国主义对无产阶级、落后国家的剥削和压迫,号召中国民众联合各国无产阶级,推倒军阀的“太上政府”——国际帝国主义。

  其二,以事实揭露军阀内讧祸国的本质。《赤光》指出,军阀是各谋私利、横征暴敛、投靠帝国主义的军事集团。“军阀内讧”不是某一派军阀能够解决的,因为国际帝国主义是军阀的靠山,他们或明或暗地提供军械、军费、顾问。军阀政府是帝国主义的傀儡,他们在根本问题上“唯东交民巷太上政府惟命是从”。因此,在军阀统治下的中国,任何自治、合作运动都没有出路,中国的实业也无法发展起来。

  其三,揭露中国青年党“内除国贼,外抗强权”的反动本质。中国青年党声称,“打倒帝国主义为一事,排除帝国主义在华之势力又为一事。前者为世界革命(即共产革命)之口号,后者为国民革命(即全民革命)之职志”。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坚决揭露“内除国贼,外抗强权”的欺骗性:将政客、滥绅、奸商、流氓等列为国贼,混淆了“毛贼”与“国贼”;将“强权之使用”“侵略政策”与“强权之种类”相混淆;“强权”具有中性色彩,打倒统治阶级也要“用强权”。因此“内除国贼,外抗强权”是反革命口号,中国青年党人不是“外抗强权”,而是勾结帝国主义。

  中国共产党留法勤工俭学群体将中国革命视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在落后国家、殖民地国家的具体形态——国民革命,虽然没有明确意识到中国革命与其他国家国民革命的差异性,就其根本而言,也没有认清近代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一特殊国情。然而,他们立足于翻译、研读相关文献,探索适合救亡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和方法,围绕“共产主义与中国”“中国革命与世界革命”两大问题开展深入研讨,这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人早期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问题所作的宝贵探索。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项目“留法勤工俭学群体对中国共产党国民革命话语体系建构的探索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7YJC71003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


Copyright@2011 http://marx.xmu.edu.cn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管理员入口 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干部培训中心
地址:厦门大学囊萤楼; 电话:0592-2186660(办公室主任),0592-2185535(学术交流); 传真:0592-2188396